x

可提现的二八杠:P2P頭部平臺之“死”

分類:熱點觀察| 作者:新金融洛書| 2019-07-15 11:53:51| 18768人閱讀
摘要
7月初,互聯網金融風險整治辦召開的P2P風險整治半年總結內容曝光,對P2P的監管不再見“備案”二字,只有“監管試點”一提了。

赌二八杠有什么技巧 www.rqpvc.tw 7月初,互聯網金融風險整治辦召開的P2P整治半年總結內容曝光,對P2P的監管不再見“備案”二字,只有“監管試點”一提了。

12年網貸正名之路,又添加了不確定性,在筆者看來,“備案”是行業高考,分數達標者都可“升學”,而監管試點像知青返城,來自監管之眼能動性更大、更嚴格。如果說此前監管的思路是“以備促退”,那么當前“以試點促退”將更為猛烈。

回望2013年互聯網金融崛起的大潮中,當無數創業者在因為余額寶激發的互聯網金融投資覺醒而涌進P2P行業時,他們大概誰也難以想象P2P網貸行業會像今天這般死傷慘烈。

真正重傷P2P行業的,是頭部平臺之死,與“擒賊先擒王”一樣,它讓P2P從業者失去情感依賴、投資者失去信心,行業失去重心。

1、紅嶺創投草根金融的敗退

3月23日一早,仍未銀行資金存管的P2P平臺紅嶺創投再次宣布清盤。紅嶺創投創始人周世平告訴“新金融洛書”,嶺創投仍在按照兩年前公布的轉型計劃推進中。

紅嶺控股兩年前的布局集中于四大塊:產業金融、創新投行、資產管理財富管理,并以紅嶺控股品牌對外。

紅嶺創投的初步清盤方案是,2019年線上存量規模降低50億元,2020年平臺線上存量規模降低80億元,2021年12月底平臺線上存量規模清理完畢,未到期部分債權由紅嶺控股全收購;旗下投資寶平臺全面轉型線下私募;億錢貸續保留并爭取備案。

“否則,紅嶺創投的清盤就沒有寄。”周世平曾對新金融洛書說。

不過,僅僅不到20天后,紅嶺創投出現兌付困難,公布了兌付方案,并一面開啟催收不良資產處置請收。

從2009年上線,運營10年的紅嶺創投大多數時間里以大標著稱,曾遭受數次億元級借款違約,紅嶺創投期間都表現出悲愴的英雄主義兜底行為,獲得了投資人盛贊,但這些兜底的壞賬后遺癥,拖垮了紅嶺創投。

在網行業,凈值標剛性兌付都是紅嶺創投最先開始玩的,但這兩樣都在監管12年的摸索之路中均被否定,紅嶺創投也最終被大額壞賬的泥潭里拖住無法自拔。

紅嶺創投的悲劇,更像是中國草根金融里悲愴的英雄主義縮影,但卻并沒有法制環境的“加持”,在極差的信用體系、極小的違法成本下,和監管猶豫不決的環境里,最終成為一個悲劇。

2、團貸網投機游戲者的悲劇

3月28日,東莞公安局公告“團貸網實控人唐某、張某主動投案”,讓221952團貸網投資人揪起心來。這家曾經的巨型P2P平臺進入立案偵查階段。

團貸網是華南地區和整個中國網貸行業數得上號的P2P平臺,交易規模排在已宣布清盤的紅嶺創投之后,累計成交額達到1307億元,還余額145億元。

團貸網前后共完成四輪融資共計25.25億元,其中B輪2億融資由九鼎投資領投,巨人投資、久奕投資和沈寧晨等跟投;C輪3.75億融資由宏商光影領投1億;D輪是民生資本領投、盈生創新等參投的18億元。

唐軍是一個資本運作的“能手”,今年1月19日前后,通過間接股東變動,唐軍實控了上市公司鴻特科技。團貸網在近幾年里的股權變更錯綜復雜,和上市公司的合作關系也難以辨別。

團貸網的悲劇實際上是過去12年里網貸亂象的一種,它們或假標、或資金池,或自融,或資金與期限錯配,不同的是暴的先后,有資金實力的多撐一會,沒資金實力的就早死早跑路。

這種高風險運營的策略,成了過去12年里P2P死亡的主要原因,也將是未來一到兩年P2P監管大潮中出局的導火索。

3、信而富:精英金融的終局

6月中下旬,2010年開始涉足網貸業務的信而富宣布將退出網貸行業,轉型助貸——這一業務也是2015年以來信而富的主要業務之一。

信而富的計劃是與Hongkong Outjoy Education Technology Co.,Ltd.共同成立信而富下屬新的運營公司,成為以機構資金為放款主體的助貸平臺,不會使用個人的出借資金。并以其現有的借款人基礎和技術,為機構投資者提供從短期貸款分期貸款的完整系列助貸服務。

信而富是典型的“精英金融”,信而富CEO王征宇是美國芝加哥伊利諾伊大學統計學博士,曾在美國長期從事消費信貸管理,負責控制風險,提高價值綜合策略的制定,但這些經歷和專業的背景,并未讓信而富在P2P網貸行業走到備案之后,而是倒在了備案前夕。

過去多年里,信而富一直走的低利率、高成本的路子,寄希望于形成規模效應后停止高成本投入所帶來的利潤溢價,這使得它從2015年至2018年間,分別虧損了3000萬美元、3300萬美元、3680萬美元、2.43億元,虧損呈逐步擴大的趨勢。

信而富P2P網貸業務的退敗,還有一個原因是監管政策不明,這一原因也造成了事實上運營成本高升,信而富曾在報中的解釋,針對管理費用予以加,主要是為籌備備案有關的經常性費用,以及支持現金消費類借貸業務增長。

信而富退出P2P網貸行業,可以視為精英金融和理想主義者的敗退。

4、P2P不確定風險仍未解決

從紅嶺創投到團貸網、信而富,P2P網貸行業頭部平臺的敗退,源于很多仍未解決風險與難題,P2P行業不確定性風險上,如回款過程中“資金池”現象。盡管P2P平臺在投資過程中已通過銀行資金存管歸集投資人資金并發放資金于借款人,但許多平臺仍在借款人的回款過程中利用了“資金池”掌控了資金的支配權。

新金融洛書曾論述過假自動投標之名、行資金池與資金錯配之實的“逾期債權自動投標騙局”。這一模式的原理是:以自動投標工具的隱蔽性,將已產生的逾期債權,自動轉讓給平臺其他用戶,這個騙局隨著新進入用戶的增加、逾期債權的增多,導致平臺資產質量的逐漸惡化,而逐漸崩盤。

筆者曾向一位前某P2P平臺CEO請教,而他的預估更悲觀:“100%的有自動投標工具的平臺都這么干!”一個借貸余額100億而瀕臨爆雷的P2P平臺,其用戶手上的債權極有可能大多數都是逾期債權。

4月初流出的P2P備案方案已經禁止了“自動投標”,這正有可能是監管在調研摸排后,發現了自動投標工具所帶來的風險問題嚴重性。而不讓自動投標,限制債轉次數,可以逼平臺充分暴露風險。

存量的800多家P2P平臺中,有多少家正在這擊鼓傳花的騙局中岌岌可危?

排雷,要么引爆、要么拆解。后者更考量智慧。只是,遭殃的總是出借人。

5、網貸迷思

在監管掉隊和即便監管進場的過去12年里,無數P2P投資人淪為了行業合規、亂象叢生路上的炮灰。

新金融洛書曾指出過,P2P行業最大的問題之一,在于缺少一個風險緩釋機制。一旦行業爆雷,巨大的財產損失就將投資人引向街頭。

過去幾年,多數P2P平臺一直是實際上的非存款放貸組織,也是事實上的小貸放貸者。

2016年以前,因為資金池模式的普遍存在,多數網貸平臺做的都是信用中介的活,有實際上的網絡小貸角色。

從經驗來看,P2P如果純粹行信息中介之實,在次級資產的醬缸里,投資人會死得很慘。而如果行信用中介之實,行業可能死的更慘。

激發監管思路與原則明確的,是P2P的一系列風險和群體性事件,在4月份流出的P2P網貸備案工作方案里,20萬投資限額,最明擺的邏輯是解決P2P風險的“涉眾”性,已可見明顯風險緩釋制度安排。

對P2P行業來說,“監管試點”是一道心里上的坎,因為試點不代表備案,要走的路還很長。

未來兩年,行業變遷,平臺陣痛,投資人仍是炮灰。

溫馨提示:以上內容僅為信息傳播之需要,不作為投資參考,網貸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APP 廣告圖
網友評論
條評論
推薦閱讀
  • 熱 點
  • 行 業
  • 政 策
  • 平 臺
  • 研究數據
  • 理 財
  • 互聯網金融
                熱帖排行

                相關推薦:

                1/1